淮安天才黑客变身顶级“白帽子”,17岁时入侵网站险些入狱


18岁的崔阳垂头坐在粉色的未成年人讯问室沙发上,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不久前,他刚刚迈入大学校门,憧憬着美好新生活,但从老家淮安来的警察突然出现,没收了他的电脑,说要带他回去一趟。

直到讯问时,这位少年黑客才想起高中时为了炫技而入侵某网站后台,下载13万条个人信息后上传QQ群的事——这意味着他触犯了刑法中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若是成年人,依照法律应当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案件并不多,一年约有几十件,但该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科科长赵学刚梳理近4年案件发现,很多孩子的名字是重复的,“究其原因,是他们未满18周岁,法律即使做出处罚决定也大都不予执行。后续教育一旦不到位,就容易再犯”。   

与发达地区未成年人犯罪多见于流动人口不同,留守儿童带来的问题在当地更为突出。淮阴区检察院去年4月启动对涉罚少年的帮教工作,包括被行政处罚、被不起诉、附条件不起诉以及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的涉罪未成年人。检察院没有把他们关进看守所、在档案记上一笔,而是通过社会化跟踪帮教的方式,让他们重回正轨。   

这种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的检察制度最早诞生于1986年,以上海长宁区检察院在起诉科设置了全国第一个“少年起诉组”为标志。此后,各地检察机关不断创新做法:四川省资阳市检察机关推动建立“高危未成年人数据信息库”,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信息平台;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区检察院建立“未成年人帮教在线平台”,开启远程帮教新模式……

去年11月,淮阴区检察院被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少年司法专业委员会确定为江苏省首家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研究基地,检察长周飞为这项工作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彩虹少年”关爱工程,“人生总要经历风雨才见彩虹,我们不想给这些孩子贴上‘不良少年’的标签,而希望帮助他们搭建起人生的‘彩虹桥’”。

“这辈子怕是完了。”崔阳绝望之际,检察官对他说:“不,你还有一次机会。”


失足的天才

“黑客(Hacker)”,原指用斧头砍柴的工人。在1960年代,这个词汇被引入计算机圈。在黑客的世界中,“黑帽子”和“白帽子”的称呼代表两种对立的角色——以网络信息牟利的恶棍和保护网络安全的英雄。这种说法始于美国早期西部片以白帽和黑帽区分正邪。

崔阳和黑客技术结缘纯属偶然。2010年,刚上初一的他无意看到中美黑客大战的新闻,对黑客技术产生好奇。兴趣驱动下,所有学习都是自发的。他买了书,下载了视频,琢磨黑客高手的技术总结和攻略。

他的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村人,做些小生意,经济状况尚可,但没有太多时间和孩子沟通。虽然对电脑一窍不通,但他们知道崔阳学习黑客技术之后非常反感,认为这是不务正业。

崔阳只能偷偷学习,享受沉浸在代码里不断尝试和突破的感觉。“不是安全圈(指信息安全爱好者的圈子)的人很难感受到这一点。”他说,每当找到漏洞,就有一种成就感。

因为领悟速度快,他花了一年就发现侵入别人的系统不再是难事,破解防御较差的站点只需几分钟。“找到网站漏洞的时候,我一般也不侵入,有时还会帮助小网站修改网页、堵塞漏洞。”

“我比较外向,喜欢热闹。”崔阳觉得自己跟很多黑客不太一样。读初二时,他建立一个QQ群,目的是为黑客们提供技术交流平台。群里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网络安全技术爱好者,氛围活跃。

2015年8月,有人在群里说起怎么窃取后台数据,崔阳想也没想就将自己从网络下载的文件上传到群里与大家分享。文件中包含了13万条公民身份证号、手机号等个人信息。“当时这么做只是为了提升知名度,并没有其他想法。”崔阳根本没有意识到已经违法。

“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有内外两重因素。首先,人在青春期时往往心智不成熟,容易冲动和逆反,法律意识淡薄;其次,家长对孩子的影响才是最大的,而涉罚少年的家庭监管往往缺失。”赵学刚认为。

QQ群是完全开放的,很快吸引了更多人加入,人数超过三位数。众人都很好奇他到底用了什么技巧。只有崔阳自己清楚,高超技术并不全靠天赋,他为此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连续4年里,他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即使面临高考也未放弃钻研黑客技术。就在高考的前3天,他依旧每天研究到凌晨。崔阳的书被父母撕掉了不知多少本,心平气和的沟通几乎没有。

填报志愿时,崔阳毫不犹豫选择了网络安全专业。那时,他已有6年学习基础。 “我的人生目标很简单,就是能凭借技术养活自己,让爸妈和下一代都过上好日子。”崔阳坦言。

他不知道,其实自己已被警方盯上很久。早在2016年初,就有人举报他非法上传公民信息。警方考虑到他正面临高考,决定暂缓。“如果当即抓捕,很可能毁掉他的一生。”一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经仔细斟酌,他们决定等到崔阳完成高校学籍注册手续。

就这样,崔阳浑然不觉过完高中阶段的最后一个暑假,2016年8月如愿以偿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直到他在学校里安顿好,身着便服的警察才出现在宿舍门口。

为顾及崔阳的学习和成长,公安机关对其予以取保候审。2017年8月,淮安市公安局淮阴分局才以崔阳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向区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得知此事后,崔阳的父母感觉天都塌了。


相关链接